炒币一月胜过全年卖车,马斯克带货的比特币还能疯狂多久?

“我偶尔也会幻想一下,如果当初那200枚比特币没卖,现在身家也有近8000万元了。”3月14日,在比特币盘中价格一度涨破6万美元/枚大关、创下历史新高之际,投资者汪帅(化名)对作者表示。


2013年就接触到比特币的汪帅,以人民币8000元入场,遇到币圈牛市行情,手中的比特币从15枚翻到200枚,最终在2015年末2000元-3000元的行情中抛掉,落袋为安的钱付了房子首付、买了辆车。


“不过,即使那时候不卖,到后面涨到1万元时我也肯定会跑,对这东西心里没底。”汪帅补充道。


“如果能穿越回十年前,一定要卖房买比特币。”在创下历史新高的比特币价格下,大量网友扼腕顿足,遗憾自己曾经错失财富自由的机会。


市场人士对这样的情景并不陌生。过去十年间,类似的声音在比特币价格每次刷新纪录之际总会密集出现。


诞生十二年来,比特币价格暴涨2467万倍。哪怕一位投资者在十年前拿出100元买入比特币并持有至今,其市值也超过500万元。无论是茅台股价还是北京、上海、深圳的房价,在比特币的涨幅面前都不值一提。


今年以来,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等更是亲自为比特币“带货”,也有其他企业陆续跟进,推动比特币价格不断再创新高。


但大多数人仍对近期比特币的暴涨神话感到不可思议,其间的逻辑究竟是什么?更重要的是,已经“顶破天际”的比特币价格还会继续一路向上吗?


华尔街机构成比特币主要购买力


3月15日,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及首席财务官分别多了一个新头衔:马斯克兼任特斯拉电音大王(Technoking of Tesla),首席财务官兼任“代币大师”(Master of Coin)。


这或许与特斯拉近期出手比特币有关。今年2月8日,特斯拉披露,公司已购买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并计划在不久后接受客户使用比特币购买特斯拉。


在社交媒体上,马斯克拥有超过4800万粉丝,尤其在年轻一代投资者中极具号召力。马斯克亲自为比特币“带货”,以及市场预期后续其他公司也将效仿,推动比特币价格不断攀升。


据市场测算,“炒币”一个月,特斯拉浮盈已经超过9亿美元,这比2020年全年卖车的净利润7.21亿美元更高。


特斯拉购入比特币的举动,成为美国企业投资者的代表动作。


“当通货膨胀率上升,更多公司决定将其现金余额的一小部分分散到比特币而不是现金中的话,那么流入比特币的涓涓细流将成为洪流。”在2021年年初给投资人的信中,美股知名基金经理比尔·米勒(Bill Miller)公开表示对比特币的看好。


在全球央行为缓解疫情带来的影响大放水之际,比特币这一独立于央行体系的资产被赋予对抗通胀的期待。尤其在近日,美国通过1.9万亿美元刺激法案,被认为是促使部分机构投资者增加在比特币配置的重要因素。


去年5月,对冲基金巨头都铎投资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保罗·都铎·琼斯表示,将2%的资产投资于比特币。他担心全球各地都在印钞以缓解疫情,将导致前所未见的通胀。而他将购买比特币比作在即将到来的通货膨胀竞赛中“拥有最快的马匹”。


区块链资讯平台PAnews主编毕彤彤表示,即便比特币价格在近期创下6万美元新高,但其总市值远不及黄金,此前更小。“盆满则溢,由于比特币的市场规模小,在全球央行放水背景下,资金涌入比特币的涨幅会远远超过黄金。此外,放水后资金也更青睐比特币、股票等风险资产。”


随着客户的兴趣增加,华尔街的各大投行也开始研究相关的服务以满足用户需求。机构客户开始进场并成为主要的购买力。据市场统计,目前已公开的机构比特币持仓已超过136万枚,占总供应量的6.5%。


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王立新对作者表示,由于比特币总量固定,而且挖矿难度飙升,市场规模又小,在资金涌入时价格必然飙升。“这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


随着比特币价格创下新纪录,市场中的投资者结构也有所变化。据毕彤彤观察,过往比特币价格突破2万、3万、4万以及5万美元时,代表美国力量的Coinbase交易所均有明显溢价。但近日,Coinbase的溢价为负且主要的推动力来自稳定币,相比之下亚洲的交易所有明显溢价,这说明,近日的上涨主要来自亚洲市场和散户力量。


华尔街明星基金经理方舟投资(ARK Invest)创办人凯瑟琳·伍德在去年底更是放话,称如果对冲基金这样的机构都为比特币配置5%左右的资金,比特币可能会涨至40万至50万美元之间。


她的理由是,比特币正在成为一种被接受的资产类别。华尔街各机构一直在加大对比特币的投资。“开始时分配的百分比是0.5%,然后是1%,再然后是5%左右。”


比特币能否挑战黄金地位?


3月初花旗研究团队一份报告中称,随着散户和机构投资者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追捧,已经出现了对比特币有利、但不利于黄金的趋势,这种趋势越来越难以忽视。


比特币的去中心化发行以及稀缺性特征与黄金相似,因此一些投资者将比特币称为“数字黄金”。2020年至今,比特币一度从5300美元左右上涨超10倍至5.64万美元,仅2021年涨幅也超过一倍。同期2020年黄金最大涨幅超过30%,2021年开年以来则下跌8.7%。


王立新明确对作者表示,不能从价格波动来判断比特币对黄金的地位产生威胁。两者职能不同,尽管都属于供应稀缺性的非信用资产,但黄金是提供长期可靠回报的金融资产。黄金和市场主要金融资产的相关度很低,能起到分散风险的作用。在投资组合中配置一部分黄金,能够有效降低投资组合的波动率。而比特币短期做不到。


王立新指出,黄金是经过历史长期验证的避险资产,黄金市场可以提供非常好的流动性。而比特币作为特殊的数字化金融资产,其市场规模仍然不大,持有大量比特币的投资机构在想卖的时候会导致市场价格暴跌,很难卖出去。


与比特币尤为不同的是,黄金是在明确监管体系下,主要交易市场由各中央银行监管下的交易所交易,更加安全。还得看到,黄金是各个中央银行的重要储备资产,并且是货币锚定标准的首选资产。


世界黄金协会指出,黄金是具有相当深度和高度流动性的市场。调查显示,投资者更多将比特币视为投机性资产,而将黄金视为保护财富的手段。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如果投资组合中添加了比特币,则更需要相应提高黄金的配置。”王立新介绍。


毕彤彤表示,黄金是物理的价值储藏工具,而人类从物理世界到数字世界的迁徙才刚刚开始,比特币因为总量恒定、低通胀、易分割,将代表着数字时代的价值储藏方式。相比黄金经历了几千年的历程,比特币还刚刚起步,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同样也是巨大的,一切的价值都需要交给时间来做最终检验。


“在数字化时代,比特币作为一种新的逻辑的金融资产被创造出来,它是否有用取决于人们是否相信它,而它能否被历史证明,现在下结论还太早。”王立新表示。


投资者“赌徒心理很重”


近十年间,如潮汐般,投资者每一次涌入比特币,都是由于其价格暴涨后的暴富故事所带来的刺激。


汪帅告诉作者,自己在2013年末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时,便是办公室讨论起有这样一种资产,价格在一年间就上涨了上百倍。此后购买其他虚拟币也是看中其短期暴涨可能。幸运的是,他购买的虚拟币上涨十倍,而同事购买的虚拟币则完全归零。


投资者“老鹿吃鲸”(下称“老鹿”)告诉作者,尽管比特币价格暴涨,但鲜少有个人投资者赚到钱,更多的投资者在其中爆仓。“赌徒心理很重,不少人杠杆倍数很高,无法经受比特币的大幅波动。”


在老鹿看来,扛不住20%回撤的都属于高杠杆。而且投资比特币只能作为资产配置的一小部分。“即便这部分钱全部损失了,对自己的生活也不会有影响。但大多数投资者做不到。”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界专家介绍,对比特币的估值没有标准。尽管在发现比特币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电力消耗、矿机成本乃至人力投入,但更多在于参与者对其预期以及炒作资金涌入带来的上涨。由于比特币缺乏价值基础,一旦有监管或者风吹草动都可能会引起大幅波动。


以2020年3月12日为例,当天比特币价格从8000美元跌至3150美元,跌幅达60%。大批投资者爆仓,无奈割肉离场。


“你只能寄希望于有其他买家愿意出更高的价格购买,但之后这位买家也会陷入困境。”在2020年2月接受CNBC采访时,“股神”巴菲特谈及比特币时表示。


巴菲特多次表达对比特币的厌恶。2019年2月,巴菲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虚拟货币和土地或公司股票不同,不是增值资产,虚拟货币的价值依赖于更多的人进场。因此,投资者对虚拟货币的需求是唯一的价格决定因素,使数字货币成为“骗子”的便利工具。加密货币根本没有任何独特的价值,它基本上就是一种幻想,还称比特币吸引的是骗子。


这似乎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但眼下,在比特币能够不断突破纪录的预期下,投资者们仍在源源不断涌入。


此外,能源消耗、非法交易以及投机氛围过浓等指责始终萦绕在比特币上方。


由于比特币的匿名及不可追踪等特征,在比特币发明后,便时常被用于洗钱、暗网交易等犯罪行为。2017年5月, 勒索病毒“WannaCry”造成至少150多个国家的20多万台设备受到影响,该病 毒要求用户使用比特币支付赎金,以规避追查。


甚至有说法称,比特币的市值,约等于全球犯罪行为的需求规模。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曾提示风险称,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缺乏明确的价值基础,市场投机气氛浓厚,价格波动剧烈,投资者盲目跟风炒作,易造成资金损失,投资者需强化风险防范意识。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日益成为洗钱、贩毒、走私、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


今年2月26日,美国财长耶伦也公开给比特币降温。


“比特币的合法性和稳定性仍然存在重要问题。”耶伦表示,“我不认为比特币能被广泛用作交易机制。在某种程度上讲,我担心它通常会被用于非法融资。用它进行交易是一种极其低效的方式,处理交易需要消耗惊人的电量。”


她同时提醒,比特币是一种高度投机的资产,“人们应该意识到它可能会大幅波动,而且我确实担心投资者可能遭受潜在损失。”


“比特币信仰”VS监管政策


花旗在上述报告中同时指出,监管政策的改变将是比特币最大风险。如果监管收紧,部分投机性的资金将回到黄金市场。


3月15日,券商中国援引媒体报道称,印度拟立法禁止加密货币,惩罚交易、甚至是持有加密货币。新法律将给加密货币持有者6个月的时间清算此类资产。比特币闻讯跳水2000美元。


“老鹿”并不否认比特币投机色彩浓烈的特点。但他认为,比特币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拥有足够多的持有者,已经很难消亡了。而随着一些企业及机构投资者继续加入,比特币价格有望继续创下新高。他认为,如果想要彻底打压比特币,需要全球监管达成统一的监管意见,但这几乎不可能做到。


毕彤彤认为,比特币后续走势也主要看各国监管政策。“目前传统机构入场的合规渠道比较有限。加拿大首先上线了比特币ETF,如果美国今年通过比特币ETF申请,开拓更多的合规入场渠道,对比特币将是极大的利好。”


“加密货币的普及有可能推动政府实施更严格的监管。政府可能出于保护消费者和确保政策效力两种重要因素而实施监管。尽管监管并不会使加密货币完全丧失生存能力,但有可能改变加密货币的投资主张和目标,甚至有可能改变其投资绩效。”世界黄金协会在2月末发布的最新研究中称。


2017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出席公开活动时表示,监管层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叫停ICO是果断、正确的决定。


他引用法国学者埃里克·皮谢的文章称,“比特币泡沫不过是疯狂投机的一个最新化身。历史上疯狂投机时不时地会冲击金融市场,如1637年的’郁金香狂热’、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等。没人能预言投机风潮的持续时间长短和顶部在哪里。”


“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潘功胜表示,“因此,只有一件事能做了:坐在河边看,总有一天,比特币的尸体会从你面前漂过。”


“哪一天大家觉得比特币就是一组符号、没有任何意义,它也许就完全不值钱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资深教授黄益平在近日与“腾讯·原子智库”对话时表示,加密货币本身没有内在价值。“我们认为它值钱,它就值钱;我们认为它不值钱,就不值钱。”


“比特币信仰”时常被推崇者挂在嘴边。在一位业界从业者看来,所谓“比特币信仰”,无非是为了游说更多投资人加入到这场游戏的说辞而已。


“如果比特币这十年价格没涨,哪儿还有什么信仰?”汪帅说道。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