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站台比特币:国内“韭菜”无奈踏空 定价权已转移华尔街

2月9日,比特币价格突破4.7万美元,再次创下历史新高。而在几天前,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也站台为比特币“带货”,根据彭博社在2月8日的报道,特斯拉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最新文件中披露,他们总计对比特币投资了15亿美元,并可能会长期不定时收购数字资产。


实际上,过去几天,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频繁发布关于比特币和狗狗币等数字货币的信息,并一度将自己的推特简介改成了“Bitcoin”;他还在风靡全球的新兴社交平台clubhouse跟网友畅聊6个小时,比特币就是重要话题之一。


从去年11月开始,比特币进入新一轮“牛市”,币价从1万美元一路疯涨到4万美元,今年1月8日,在当时创下了41900美元的历史新高。不过,随后三天,比特币又连续下跌回31091美元的低位。


这种过山车式的涨跌,对很多币圈人士来说并不陌生。过去几年,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经历了多次大幅度涨跌,那些重仓数字货币的人,每一天都要承受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盈亏。


“开始‘杀’人了。”1月11日,当比特币跌回3万美元出头时,江南(化名)在币友群里感叹。


他是币圈的一名“老韭菜”,在2018年上一轮比特币牛市时,他带着200万元人民币进场,行情好时,这200万元投资的数字货币总值超过了1000万元。然而,2018年5月熊市到来,资产开始大幅缩水,在去年他决定离场时,只剩不到50万元。


2020年3月12日,发生了被称为“3·12币灾”的事件。当时,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的初期,整个资本市场都充满了不稳定情绪,这种情绪也蔓延到了币圈,当天比特币价格跌破5000美元,不少散户选择抛售离场,这其中就包括江南。


不过,令江南没有想到的是,自那之后,比特币价格不仅开始回升,而且还稳定在了1万美元左右。进入11月后,更是像脱缰野马,直奔5万美元而去。


如今,江南已经是一个币圈“看客”。当1月11日比特币跌幅超过20%时,他以为一场收割韭菜的腥风血雨又将展开,但没多久,价格再次上涨,此后一直稳定在35000美元上下,有几次还达到39500美元以上,尝试触摸40000美元的天花板,直到如今再创新高。


“这一次算是踏空了。”江南感叹,望着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他没敢再次入场,彻底错过了这一波牛市。


人间才数日,币圈已千年。尽管比特币行情飞涨,但在国内,像江南一样彻底离场,错过这轮行情的“老韭菜”,并不在少数。与以往不同,新一轮币圈弄潮儿中,已经鲜有中国玩家们的身影,这个游戏的主场,已经彻底转向了华尔街。


冷清的牛市


2017年,数字货币第一次在国内掀起全民热潮,在一系列财富故事的推动下,比特币、以太坊、ICO、挖矿、区块链这些晦涩难懂的技术术语被外界所熟知。


次年春节前后,汇聚了当红投资人、创业者、娱乐明星的“三点钟”微信群横空出世,将这股热潮推上顶峰,每个人都在谈论比特币,人人都在学习区块链,如同陷入了“区块链焦虑”中,唯恐赶不上那个即将到来的“数字货币时代”。


江南就是在彼时进入币圈的。之前,他是一家游戏公司高管,对技术革新非常关注,裹着财富外衣的区块链技术,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


在加入多个币圈社群后,江南每天至少要花费8个小时浏览国内外的区块链网站,几乎每周都要外出参加论坛、聚会。当然,最吸引他的还是币圈里的财富故事,更有各色各样山寨币的发布和投资。他带着200万元进场,一年时间翻到了1000万元。


但是,这种好日子没有持续太久。2018年5月开始,在国内外监管政策的压力之下,一系列空气币、传销币开始暴雷,币圈进入到漫长的熊市中,尤其是江南之前投资的一些山寨币,有不少归零。


与传统市场相比,数字货币的交易几乎没有监管,交易集中在几家由从业者创办的交易所里,全球的投资者可以在那里进行24小时不间断交易,没有涨跌停板,也不会停盘,有人称之为“超级大赌场”。而赌场里的玩家,几乎都经历过身价的大涨大跌。


去年“3·12币灾”时,江南终于放弃了暴富的想法,决定离场,早期跟他一起进场的朋友也大都早早退出,他对自己两年币圈生涯的总结只有7个字——“随风摇摆的韭菜”。


去年11月,比特币开始上涨时,江南曾想过再杀回来,但他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上车”。一方面,币价上涨太快,让他心虚;另一方面,“出金”门槛太高,监管高压下,参与交易数字货币的支付宝、银行卡随时都可能被冻结。


罗鹏(化名)来自于上海,与江南一样,也是最早一批关注数字货币的中国玩家,并曾经参与过几次数字币创业。依然相似的是,罗鹏在去年10月彻底离开了币圈。


当时,在比特币暴涨之前,蚂蚁金服传来了上市的消息,于是,抱着调仓心理,罗鹏卖币买股,重仓蚂蚁金服,然而,蚂蚁最终上市夭折,反而是币价快速上涨,他被彻底甩出了车外。在回顾2020年的财务收益时,罗鹏用了8个字来总结:损失惨重,一言难尽。


尽管币价近期不断新高,但实际上,因为众多国内玩家的彻底离场,与两年前比特币牛市的喧嚣和热闹相比,这轮行情在国内币圈中,已经冷清了很多。


留守的玩家也大都选择沉默。


“没什么好说的,自己赚到钱就行,说多了,没有人愿意真正去听,反而惹得议论纷纷,名声都不好了。”一位币圈大佬向作者感叹。这位大佬是一位知名创投人,曾为比特币、区块链摇旗呐喊,但这让他招来了不少非议,他不再发声了。


多数人拿不住


去年9月,二宝发了一条朋友圈宣示,他把“镇宅之宝”两台劳斯莱斯卖掉,换成了比特币,而这两台劳斯莱斯正是几年前他用比特币赚回来的。在朋友圈中,二宝写到:“10年之后,等一个比特币值10万美元时,再拿几个比特币来换成劳斯莱斯”。


二宝是币圈鼎鼎有名的大佬,江湖上流传着他的传奇:他曾在山西卖牛肉,后来通过挖矿、炒币获得巨额财富;两年前,他在硅谷附近购置了一套别墅,和家人在那里生活,很多币圈人士也常聚于此。那两台劳斯莱斯,正是他暴富的象征。在这波牛市中,二宝收获颇丰。


“你还是持币者吗?”这已经成为了币圈的常用招呼,35000美元一枚的比特币已经让很多踏空的玩家“高攀不起”。而在1月3日,二宝卖掉豪车四个月后,他在朋友圈得意的更新到:“现在能换六台回来,但是咱不换,等到比特币10万美元一个再换。”


二宝不过是幸存者偏差而已。事实是,在暴涨暴跌的虚拟币市场,大多数人都无法长期持有。


了得资本是区块链的一家知名资产管理公司,其创始人易理华向作者分析,在最近这波牛市中赚钱的,基本都是能把比特币拿住的,主要包括三类人:首先是比特币信仰者,真正把区块链当成颠覆性的技术,他们往往口若悬河,每当谈论比特币,就会延展到社会、组织、世界上;其次是老矿工,以挖币为主业,本身就囤有很多;还有一类是超级富豪,价格的波动对他们没有太大影响。


“其实不少人都在这段时间套现了,但谁都不愿意说一句‘大哥,我被甩下车了’。”易理华告诉作者,和国内很多人一样,自己在币价持续高涨的时候,也曾套现过一部分。


28岁的赵磊(化名)属于第一类人,他在一所国际知名高校就读计算机专业,2016年从一家美国知名公司辞职,投身币圈做分析和投资,他向作者感叹:“拿住币,是一件极其痛苦的过程。”


2016年,赵磊用了50万元人民币投资以太坊,资产峰值时达到三四千万元,2018年后的一波熊市,让资产大幅度缩水。当时,币圈在国内外声名狼藉,连父母都数落他“上那么多年学,不好好工作,怎么干起了违法的事”。


2019年底,币价再次下跌,那也是赵磊压力最大的时候,他在美国那间知名公司的前同事很多都已经混得风生水起、年薪百万,而他自己却还在币圈逆水行舟。最终,他坚持了下来,在享受到这波牛市红利后,他账面上的资产回报率已有10倍。


赵磊“逃出生天”,更多人则是爆仓。


几乎所有的交易平台都开辟了杠杆业务,这让“超级大赌场”变得更加腥风血雨,暴富的机会多,爆仓的机会更多,甚至不少币圈数据平台,专门开辟栏目来展示爆仓次数、爆仓金额等方面的数据。


定价权转移华尔街


对于这波牛市的原因,圈内已经对其中之一形成共识:华尔街投资机构的入场。


根据区块链大数据公司OKLink向作者提供的数据,截止2021年1月18日,至少有33家机构投资者公开购入比特币,共计持有1172246枚,占当前流通总量的5.58%,其中持仓额居于前列的包括灰度信托、微策略、数字银河、Square等。


其中,灰度信托表现尤为活跃,公开信息显示,去年年初,灰度信托持有的数字货币总值约20亿美元,到9月底达到约50亿美元,如今已经超过260亿美元。


灰度信托在大量购置数字货币之后,推出了比特币基金GBTC,供投资人购买,现在灰度的GBTC价格约为33美元。


OKLink的研究员向作者分析,还有不少投资机构通过这些比特币基金间接持有比特币,例如灰度信托的比特币基金就显示已有38家公司、机构和家族办公室买入,其中包括金融历史上著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旗下投资公司。


灰度的一大优势在于合规。2020年1月,它成为了首个在SEC(美国证监会)获批的数字货币投资平台,这为华尔街提供了一个投资数字货币的合规渠道。


不过,根据OKLink分析人士介绍,虽然机构持续入场,但是散户仍是主力军。剑桥另类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加密资产研究》显示,在亚太地区,提供加密资产服务的客户中心,面向散户投资者的占75%,面向机构投资者的占16%,在欧洲和北美地区,数据也相对趋同。


“中国基本上失去了比特币的定价权,这是一件挺遗憾的事情,华尔街已经买了很多比特币。”易理华向作者感叹。


过去几年,中国曾拥有大量的矿机生产商、矿场、交易所、投资人、创业者,对数字货币价格影响深远。但随着严厉的监管,这些从业机构、从业者逐渐迁往了海外,同时海外更专业、实力更强的从业者也纷纷入场。


以交易所为例,以前火币、OK是全球最大的交易所,但最近两年,这两大交易所的高管多次被公安机关调查,发展较为缓慢,服务器和团队在海外的交易所币安则后来居上,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交易所。


此外,已经获得美国纽约州数字货币交易牌照的Coinbase也发展迅猛,如今已经跻身全球前三大交易所行列,发展势头正盛。


然而,数字货币在中国遭受严厉监管却并不意外。2017年牛市后,抱着诈骗、传销和非法集资等各色目的的“割韭菜”者,在币圈陆续粉墨登场,每个人都想从中赚到快钱。严监管使得行业迅速降温,却也为行业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去年,央行开始试行数字货币,国内区块链应用场景也开始落地。


“去中心化”变“机构化”


“机构化、去散户化”,是过去一年比特币的主要特征,这产生了另一个热议话题:市面上流通的比特币是否在减少。


目前,机构话语权在币圈影响力趋大,以至于不少数据公司都将灰度信托的持仓数据作为一个影响币价的重要指标。灰度信托的主要玩法是“锁仓”,它购买比特币后,不会卖出,这就导致减少比特币流通的同时,也会推高币价。


作为一个宣扬“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在一定程度上正在走向“中心化”,“中心”就是机构、那些大的持有者。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币圈大佬就曾向作者介绍,他设置了一个购置门槛,只要比特币低于1万美金,“市面上有多少收多少”。


和很多币圈人士一样,这位大佬把比特币当成是数字货币里的黄金。他向作者分析,作为第一代数字货币,比特币的交易速度慢、交易不够智能,“这在以前看来是弊端,但现在来看更像是优势,就像黄金一样,比特币的交易功能已经被弱化,但储备功能在增强”。


“还有一些朋友在骂比特币是骗局,我说,大哥,醒醒啊,比特币都30万人民币了,你骂它没用了,一般人买不起,想被骗的机会都没有了。”易理华向作者感叹。作为一个比特币信仰者,他认为,比特币给了每一个人暴富的机会,具有普惠性,如果早几年持有比特币,如今都会获得巨额收益,“阿里巴巴、特斯拉、苹果等巨头公司也造福了很多人,但他们的早期投资门槛很高,收益最大的还是大的投资机构”。


供散户活动的交易平台也在弱化。各大数字货币交易所一直都是主要交易平台,根据公开信息,这些交易所里的比特币正在持续外流。


区块链媒体PANews在此前进行的统计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他们检测范围内的12家交易所,在过去一年累计流出了35.37万个比特币。


此外,一些大的持币地址交易活跃度也在下降。PANews将年末余额大于2000个比特币的非交易所地址定义为“巨鲸”地址,目前约有523个,这些地址全年共发生了433次单笔超过2000个比特币的大额转账,但是到了第四季度币价上涨的时候,交易却越来越少,尤其是在币价创新高的12月份,这些“巨鲸”几乎处于沉睡状态,大额交易仅有3次。


PANews主编毕彤彤向作者分析,比特币从交易所流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机构购买之后,将币从交易所提到钱包;二是在DeFi(币圈的一个新玩法)热潮下,一些玩家提币到了DeFi应用上。巨鲸地址的不活跃,说明那些“大户”们看好行情,暂时不操作。


“比特币是否越来越集中,还需要别的数据作证,但机构入局后,大概率会出现这种情况。”毕彤彤说。 

留下评论